白露未晞

抹灰的过往.#序.

金死前的时候我在他身边,看着他那样子,有些后悔当初带金去那。可能金死的造成有我一半的...功劳吧...?
金死的时候他还是在笑,他在死的最后一刻前,让秋他们都出去了,让我留下来.他说
“凯莉谢谢你,当初带我进去,让我遇见我一生的挚爱。我最并不后悔,哪怕我变成了现在如此不堪,毕竟我最喜欢.....”
金还没说完最后的话,死神便取走了他的生命.哪怕他没说完,我也知道金想说什么.嘉德罗斯,金喜欢的人。
我不知道我怎么喊秋他们进来的,连参加金的丧礼也有些记不清了,可能看到金是留着眼里笑着死去的那一刻便已经有些模糊了吧...?...
听紫堂说金的丧礼,嘉德罗斯也来,秋差点跟他打起来,但是被格瑞他们阻止了.

不知道多久过了多久,有一天紫堂突然跟我提起金,我才终于把隐瞒了大半辈子的事跟朋友说.
“金是我带去酒吧,如果不是我突然走了,金就不会遇见嘉德罗斯吧.也不出那注意的话,金可能早就跟嘉德罗斯没什么纠纷了吧.”
在我开口许久后,紫堂说.“凯莉,你知道金那次为什么让你带他去酒吧吗?...因为我和他打赌...”
后来又和紫堂谈了我们的大学时期的事情,又约定半个月后金的忌日一起去看望他.
在那天,我和紫堂挑了比较晚的时分去,却看到一个应该不会来到的人.——嘉德罗斯.
当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他才发现我们的来到,也未与我们说什么,只不过离开了.
经过他的时候,看到他的神情.是在后悔还是什么?是什么也不重要了毕竟金已经死了.


写完瘫了....文笔真的很渣.序言是讲述故事后的事情,以凯莉的视角来写的.

存梗.

#烟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烟,也爱上了你这个人.
---------
还记得那时与你刚刚相见时,
“来根烟吗”
“不了,不会”
“总要会的,来吗”
“……”
...
“好吧.”
万般推脱却终是接受
踌躇着如何开始,笨拙地模仿着却迎来呛意阵阵
你轻笑着,却温柔的开口对我说.
“来,我教你”
“好,谢谢”
可能那时候我就爱上了你吧?

空气弥漫着烟味,他的眸中映出自已享受的模样
后来
自已渐渐会了烟这门艺术,也常来了这酒吧,忘记了当初如何窘迫的样,开始寻找猎物,戏谑地望着被熏着的美人儿
不言大愧的开口“美人儿,可否从了我?”

有一次被他撞见时,他却是戏虐的开口
“我有些后悔教你了”
“你把我身边的美人儿带走了”
“你也愈加像从前浪荡的我了”
不知道多久,忘记了从前,亦是如同瘾君子般.
----------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
曾经教我抽烟的人已为人夫了,而自已却依旧步步走向深渊了
.....真好在地狱里不会有你,让我一个人沉沦在此吧.
----------
再一次相遇时,我不敢相信那是你,但心中的情愫让我过去.

“嗨,美人来根烟吗?”
“不了,我戒了”
你似乎忘记我了...
/
抹灰的过往#

在语c里看到几个梗然后改的.想写成嘉金怕是ooc到天际吧,估摸也没喜欢毕竟这是自娱自乐脑子抽了.
可能准备下次写?也可能下次也是存梗存世界观,通通到明年毕业还清吧.

填补世界观.

存世界观.

The ancient island生灵起初无管辖,当它被神与法则注意之时,已变为不可控制.法则选择无视这个世界的生长,毕竟在法则的眼中万物皆有生与毁.神而开始惊慌,若次元世界过于强大时必会出现取代他的“人”(?)来接替他在法则身旁的位置.
神将自已的灵魂的一部分送往The ancient ialand世界中.
古屿第一个世纪初,生灵被分为三等,低等,中等,高等.
第二世纪初,生灵进化成种族.
第三世纪初,神介入,种族之间开始发动战争.
第四世纪初,残活下来的种族开始意识到消失的危机,开始陆续停止战争的爆发.
第五世纪中,剩余六大种族签订协议,停战.
第六世纪末,人族信仰神,而获得能力.魔族血族被神抛弃,龙族消失于天地,精灵始终是神的宠儿.海族依旧活在古屿之中.
第七世纪,剩余四族重新开战.
第八世纪,因库克若斯战役而打破精灵族的避世,从而使他们卷入战争之中.
第九世纪,神降临,从而使战争被迫停止.
第十世纪,是新开始,命运齿轮开始在运行....

人族.
传说中,因神同情而恩赐于他们魔法这类。
帝国不参与任何关于修炼事物,这是与教廷,魔法师协会所签订《heping协议》事项中一条所规定。教堂和魔法师协会永远忠诚帝国,皇室成员不能修炼。
教廷与魔法师协会的关系可以说是极为不融洽,在几届三会中商议事件时也不忘挤兑对方。但每到战役时刻虽嘴上抱怨却出奇的团结。
教廷有着严格的阶级分层与规矩,魔法师协会与教廷的严谨形成鲜明对比,协会没有多大阶级,以势力排行依次类比,有时候或许有些散漫。这也是教廷和魔法师协会不融洽之一。

海族。
受海神的恩赐而被赋予灵智的海底生物,奉海神为信仰,势为守护海中和平而战。
三百年前海族渐渐生出在路上行走的能力,但这些海族大多被当做异族诛灭。五十年后,小部分海族背叛了信仰,迁居陆上,靠为人制作药剂而生,这些海族慢慢取代了大陆上其他药剂师,让药剂师变成他们专用的代名词。
至于尚在海中的海族,虽已具备了陆上生存的能力,却不愿从家园迁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身的信仰。海族中百年出一祭司,十年一次,在海底最深处进行海神的祭典。
战乱再起,海族被迫无奈来到陆上,找回同族,与人类结盟,为人类专供药剂,以求得一席生存之地。

魔族。
[He treated his sword as his god, and he failed when his sword prevailed.]
[他把他的刀剑当做他的上帝,当他的刀剑胜利时他却失败了。]
魔族,传闻生于污秽之中,是为神所抛弃的种族。可这样一个种族却拥有堪称大陆第一的单体作战能力。哪怕是随随便便一个妇孺也能轻易将脆弱的人类的肉体撕碎。
魔族嗜杀,对血腥之气十分敏感。若是控制力差的,哪怕你只是豁开一个细小的伤口也能引来他的暴走。暴走中的魔族六亲不认,除非将他杀死或以足够强大的能力将他驯服,否则他将会把杀戮进行到底。
魔族有一王十二将为其统帅,没有血缘支撑,若想获得更高的地位,就要凭你自身的力量。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尽可以让所有魔族匍匐在你脚下。

精灵族.
 人前观之灵族.似于自命清高.实非.史载.其与世隔绝不与他族之兵.于诸传.其长生.贵而不杂事实.近似乎与天为一.
 灵王以族內精分为类.Light elf光耀通明.如其歌与诗同发智之光.言语之声聪耳.Dark elf信其所以蜘蛛图腾为表之邪神.Blood elf曾亦是其一端.Half elf是人与精灵之后.然受它之精灵所斥.暗者下视亦人之辈.故得其高着射.族內中心有井名曰永恒.一满魔法之井而从中得了强之魔法.博学多通.谓魔法有甚高之资.精灵常乐于诸人不解之事上费多也.听潺潺流水.林中鸟鸣风.
 谓精为命之义在徐见美者.并充分享受之.其亦难与生促之类为后交.看看朋友之故.而自有无尽之命欲终.
 〖热爱着和平不欲与他族之所纠纷纷.〗
〖Cette paix si tu pexu supporter longtemps〗

血族.
在内部流传着几句话,是其他几族不知事。
“God created us, but abandoned us for love and other races. Ben can return to the side of God after death, the cruel God will recover the rules.”
[神把我们创造出来,但却因为爱与别的种族而抛弃我们。本死后可以回归于神的身边,残忍的神将这规则收回。]
自相残杀,血族的代名词。第一代血族沉睡后,第三代开始疯狂屠杀第二代血族,哪怕对方是自已恋人。这种现状于第一个第一代血族从沉睡中清醒终而停止。随后整个血族高层开始争抢死去的第二代的势力领地,家族与家族的对弈,本以为血族内乱而会一堪不击,却到战役之时全族出奇的团结。如今因战乱而停息内战,但战乱并没有打扰到没有苏醒第一代血族的沉睡可能会永不醒来。
神将一部分人变为第一代血族,这是血族的开端。这也造成了血族为何沉睡,第一代血族承受着神的惩罚,他们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必将以沉睡来过渡他们力量的膨胀,否则他们面临便是死亡。
第一代沉睡后,第三代借此机会发泄自已被第一代第二代长期被压制愤怒和自已的自私利欲,第二代血族人数集聚下降。本第三代血族想乘第一代血族沉睡一举消灭他们,建立自已的王朝,却不料第一代血族沉睡的地方有着一股力量保护他们。这可能是神对他们最后的恩赐了。

龙族.
从最初便是最强的种族,同样相对他们性欲极高.本初神希望毁灭龙族却发现是无法做到.
龙族不屑于弱小生命,所以在第一次战争爆发时它的同盟是魔族与血族.在第五世纪初龙族三王之一狄格尼维恋上人,而因为战争之由却从未发现自已这等情绪.第五世纪中,商议协议之时,海族刺杀人族第一任继承人.当时它才发现自已情感,当时人族并未第一继承人杀死而发动战争,可能这是对海族亏欠.狄格尼维在签订协议前天,毁坏海族大部分领土及人民,海族介于龙族的强大并未做什么发表.从签订之后,龙族消失在众族眼前.

瘫了,这是2017年初的时候跟绅哥一起弄,现在重新拾起好累.用过这些设定弄过一个语c群,不过冷了很久,应该没人会用这些写文吧.绅哥他三党比我这个三党更严,基本没怎么看见他上线,所以应该不会跟人撞上吧。毕竟全是跟绅哥原创的.